• <u id="a6v1c"></u>
  • <u id="a6v1c"></u>
      <video id="a6v1c"></video>
      <video id="a6v1c"></video>
  • <source id="a6v1c"><div id="a6v1c"></div></source>

    1. 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您可以選擇訪問: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

      保山搜索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新聞中心 人物風采

      李關保:布朗寨滄桑巨變見證者

      2019-09-24 09:11 保山日報 傅華平 蔡文雯 郭金燦

      施甸縣擺榔鄉大中村,一個有著800多年歷史的布朗族山寨。1949年11月,李關保就出生在大中村菠蘿寨一間三代蝸居的土抬梁茅草房里。2019年8月的一個午后,在窗明幾凈、寬敞透亮的3層新居里,李關保向記者講述著他的成長經歷,講述著70年間布朗山寨“做夢都想不到”的滄桑巨變。

      苦難的童年記憶

      01

      1949年11月,共和國同齡人李關保出生時,云南還沒有解放。那時的新中國一貧如洗,百廢待興。地處偏遠山區的大中村,直過民族布朗族還處于刀耕火種的狀態。

      吃不飽、穿不暖,是李關保童年最深的記憶。

      大米是金貴之物,平時是見不到的。一年中最幸福的日子是大年初一、初二,母親會把平日舍不得吃的大米留到過年。這兩天,家人們可以吃到不拌山茅野菜、不拌芭蕉根的面馃飯,面馃飯的上面鋪著一層米飯。除此之外的日子,難以下咽、沒有油腥味的山茅野菜伴隨著李關保的童年。“就跟我現在喂豬的豬食差不多啊!”李關保感嘆。

      雖然穿的功能還只限于暖,但要實現這個功能對于李關保一家來說已是難題。物盡所用的程度超乎了很多人的想象,哥哥穿了給弟弟是肯定的,縫縫補補自然也少不了,最終,那些衣物會在“糟”了不能再穿的狀態下結束使命;換洗的情況是不會出現的,因為每個人只有一套衣物。遇到雨天淋濕了或是清洗衣物時,就只能躲在家里,等衣物干了后才能出門;光腳是常態,因為母親打的草鞋只有走親戚的時候才能穿。

      雖算不上與世隔絕,但那時的大中村是相對閉塞的。由于語言不通,村里的布朗族與外界的漢族溝通并不多。

      小的時候我們很怕“漢人”,聽到有“漢人”來了就會跑開。因為聽不懂他們說什么,無法交流,所以干脆躲起來。僅有的溝通在大人們進行農產品交易時,還要靠比比劃劃來配合。

      8歲那年,李關保有了讀書的機會。學校在3公里外的村公所,因為路途遙遠,且途中有狼,所以需要家人送到半路,再由老師來接。

      在老師的雙語教學中,童年的李關保開始接觸漢語。雖然沒有教材,但是,老師的本土化教學讓李關保知道了漢語里鍋、碗、瓢、盆怎么說,包谷、洋芋怎么講。慢慢地,他不再懼怕“漢人”,也敢在大人跟“漢人”打交道時幫忙當下“助手”。

      1958年,同村一個單獨上學的小孩子被狼叼走后,大中村的孩子們中斷了學習,李關保的童年又回歸了鄉野,跟著父母學做農活。

      穿越數十載時光的記憶閘門慢慢打開,往事如潮水涌上心頭。70歲的李關保眼中閃著淚光。

      拓荒奮斗的青年時代

      02

      “山高石頭多,出門就爬坡。地無三尺平,崖比耕地多。”這是大中村的真實寫照。因為可耕種農作物面積有限、氣溫低,種不出糧食,基本生活都難以保證,長久以來,大中人一直在溫飽線上徘徊。

      1973年,24歲的李關保因比同齡人多會講幾句漢話被推選為生產隊隊長。履新之初的李關保暗下決心,要帶領村民解決溫飽問題。

      數百年來的耕種經驗已經證明,要靠本村本土的耕種來實現溫飽是行不通的。李關保決定另辟蹊徑。

      當時,全國上下都在傳揚大陳島的墾荒精神,來自全國各地的知青也在潞江壩掀起了墾荒熱潮,我覺得我們菠蘿寨人也可以做到。

      1974年,在與隔壁村反復商議并獲得同意后,李關保率領全村二三十名青壯年,帶著村里的十多頭牛,來到了離菠蘿寨七八公里,名叫蒿子壩丫口田的鄰村地盤。在那塊菠蘿寨人叫熱地方的荒地上,他們拓荒墾殖,開墾出了四五十畝的耕地。

      第一年他們播下了蕎,第二年他們種上了包谷,憑著一股不服輸的干勁,靠著全村男女老少的努力,菠蘿寨人在荒地上開墾出了希望,創造著新生活:菠蘿寨的騾馬從1973年的5匹發展到了1979年的18匹,180多人的菠蘿寨漸漸越過了溫飽線。

      靠著5年生產隊隊長的經驗積累和篳路藍縷的墾荒精神,1979年,李關保被推選為大中村的大隊長直到1991年。

      此時的中國農村,一項涉及千家萬戶的改革正在悄然推進。

      1981年,包產到戶的春風吹到大中,而春風吹綠大中村村寨寨時已是1984年。3年間,大隊長李關保與大中村一起,經歷了蛻變式的成長。

      “1981年初,我被抽到由旺整整學習了一個月,就為了準備推行包產到戶。”帶著“思想再解放一點,膽子再大一點,辦法再多一點,步子再快一點”的指示回到大中的李關保慢慢發現了工作的阻力。

      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推行之初,土地制度變革帶來的恐慌,讓群眾對包產到戶持懷疑態度,未來的不確定性,導致群眾不愿擔風險,不愿當“出頭鳥”,由此形成了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推行的阻力。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能否有效地貫徹落實,考驗著李關保和他帶領的基層干部隊伍。

      包產到戶,不只是變革與農民息息相關的土地政策,還與農民的生產生活緊密相關,更是對農民生活方式和心理狀態的變革。

      “雖說我們是政策的推行者,但在當時而言,我內心也是沒有底的。就想著這政策推行下去對農民是有好處的,如果今后有什么變化的話自己也要扛起來。”在這樣的心態下,李關保帶領村組干部一方面挨家挨戶做動員式宣傳,傳達中央精神,減少群眾“怕變”的思想疑慮;一方面選取了7個生產隊中條件最差的里格村特別困難的幾戶人家進行試點。“用條件最差的農戶來做示范,對比效果會明顯些。”

      “里格村第一年就顯出了效益。1982年我們開始在各生產隊相對偏僻的農戶中推行,1983年、1984年才大范圍推行。隨后把牛馬、荒地也打價或是按人頭分了下去。”

      雖然經歷了3年的漫長推行,但大中村的生產力和村民的積極性都得到了快速地釋放;雖然土地包產到戶后,村里的權力相對減弱了,但村民的日子真真實實地好了起來。

      做夢都想不到的幸福晚年

      03

      1993年,按照中央干部年輕化、專業化、知識化的要求,李關保從大隊支書的位子上退了下來,種地、喂豬、粉碎加工,專注于家庭發展。

      在“地無三尺平”的大中村,僅靠種植無法滿足致富所需,外出務工逐漸成為村民們脫貧致富的一個選擇。

      2013年,李關保的兒子李光有夫妻開始到福建打工;2016年,李光有的大兒子跟隨父母到福建打工;2019年3月,李光有的小兒子也前往廣東佛山打工。

      就在李關保一家為幸福生活奮斗的同時,黨的惠民春風再次吹遍布朗山寨。

      2015年7月16日,云南中煙對口幫扶施甸縣布朗族聚居區項目啟動會召開。為著“不讓一個兄弟民族掉隊”的承諾,云南省出臺了《云南省全面打贏“直過民族”脫貧攻堅戰行動計劃》,實行“一個民族一個行動計劃、一個集團幫扶”,李關保一家和布朗山寨迎來了翻天覆地的發展。

      過去,雨天時爛泥能陷到小腿,晚上走路要打著火把、電筒,現在戶戶都通水泥路,太陽能路燈50米一盞,閉著眼睛走都沒有問題。

      2018年12月,我們一家6口搬進了300平方米的新房子里。房屋整治、院場、圍墻、大門都有中煙的項目支持。天井都是水泥的,屋里屋外,光著腳走也不會沾到灰。

      除了兒子、兒媳及兩個孫子的勞務收入外,我家在中煙公司籌資建起的生豬養殖合作社里還有10頭豬。我們老兩口在家里養的3頭牛每頭也有5000元的補助。

      以前怕告訴外人我們是布朗族,怕人家說我們落后,現在我們布朗族的服飾歌舞、民族風俗都上中央臺了,還常有媒體到村里來拍攝、取景,作為布朗族我也蠻驕傲的。

      易地扶貧搬遷、學校醫院建設、水電路基礎設施施工,大中村的變化是日新月異啊!

      從自身家庭到菠蘿寨,從大中村到整個布朗山鄉,70歲的李關保在抑制不住的喜悅中感嘆著他“做夢都想不到”的變化。“那是天與地的差別啊,誰也想不到會有今天這么好的幸福生活!”

      “黨的扶貧政策好,春風吹遍布朗山;脫貧致富齊上路,衷心感謝共產黨;擼起袖子加油干,布朗山鄉奔小康……”在家附近的小石村文化廣場上,身著民族盛裝的布朗族彝族群眾聚集一堂,不因逢年過節,只為歌唱充滿希望的新時代。

      責任編輯:錢秀英 編輯:段紹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妞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