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a6v1c"></u>
  • <u id="a6v1c"></u>
      <video id="a6v1c"></video>
      <video id="a6v1c"></video>
  • <source id="a6v1c"><div id="a6v1c"></div></source>

    1. 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您可以選擇訪問: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

      保山搜索

      首頁 保山新聞網 焦點專題 向楊善洲同志學習

      【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公而忘私,楊善洲你是這樣的人

      2019-09-20 18:34 云南網

      提起楊善洲,你的腦海中定會浮現出這樣的形象:頭戴竹葉帽,身穿中山裝,褲腳挽得很高,腳踩一雙沾滿泥土的草鞋……正是他這樣為官清廉,生活艱苦樸素,勤儉節約的精神,鼓舞著保山一代代領導干部。

      01

      楊善洲與群眾話家常。楊江勇 供圖

      “嚴以律己”與“寬以待人”   

      如果你曾到過保山,你一定會對“農轉非”和“辦公事才能坐公車”這兩個故事不陌生。也正是這兩個故事,讓老書記公而忘私、廉潔奉公的形象深入人心。

      楊善洲任地委書記期間,他的妻子和三個女兒還是農業戶口。為了幫助楊善洲解決好家庭的后顧之憂,地委辦的同志主動為楊善洲的妻女辦了農轉非,并將辦理申請表放在他的辦公桌上,等著他回家簽字。楊善洲下鄉回到辦公室看到申請表后便批評了辦公室的工作人員,“還有很多同志沒有辦呢,要先為其他同志解決后顧之憂。”并主動與省人事廳聯系,退掉了自家的農轉非申請表。直到楊善洲去世妻子和大女兒一家還是農業戶口。

      02

      干部農村家屬遷往城鎮落戶申請審批表。楊江勇 供圖

      共事的同志曾建議他為子女安排工作,老書記卻堅定地回絕:“農村人就應該在農村干活,我安排他們工作,如果他們沒有真本事會受罪的。”

      楊善洲對自己和家人嚴格要求,始終做到公私分明。父親秉公辦事不會變通的工作原則,曾一度讓兒女們不理解。小女兒楊惠琴在回憶父親時,有一件事依舊記憶猶新。“有一次我從姚關老家回保山讀書,父親不讓我搭公家的車,而是給錢讓我坐公交車”,楊善洲告訴女兒,“我的車是用來工作的,不是拉家屬的”。楊善洲對家人嚴厲苛刻的教育,在年幼的兒女們看來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但孩子們都清楚,這就是父親對待個人與工作的原則。

      原大亮山林場場長自學洪還記得這樣一件往事。1993年,老書記的孫子楊福李(小名興發)在大亮山打工,因為林場工作艱苦且工價又低就離開大亮山去外地打工。由于他和林場簽訂了五年的合約,按規定要交違約金。當時林場里許多人找到楊善洲為他孫子求情。楊善洲老書記卻說:“皇帝的兒子也不行,違反了合約不處罰,以后還怎么管理?”后來硬是督促著場里罰了楊福李300元的違約金。

      “黨風正不正,關鍵在領導。”工作37年,擔任縣、地區領導24年,楊善洲始終把后門關得緊緊的,從沒批過一張違背原則的條子,沒打過一個“后門”電話。他不但為自己筑起一道牢固的堤防,還勇于堵塞社會上的洞穴。由于他的帶頭作用,保山地委領導班子勇于堅持黨性,抵制不正之風,保山地區民風也隨之發生變化。

      但楊善洲的大門還為那些德才兼備、年輕有為的人開著。除了召開地區三干會這類特殊會議必須在保山城內,其余他大部份時間都是在基層發現問題現在召開會議、現場解決,全地區、各縣、各鄉、各村沒有他沒有到過的。他下鄉只有秘書、駕駛員陪同,走基層也不從不提前通知當地干部,常常是他已經到田地上查看過、訪問過了,才到縣里、區(鄉)里。正是這樣積極的深入群眾中間,人民群眾對干部滿意不滿意他一清二楚,他提拔任用干部眼光獨到,堅決果斷,極富遠見卓識。在楊善洲任地委書記期間,提拔了一大批的德才兼備的年輕干部。  

      “艱苦樸素”與“樂善好施”

      “一塵不染、一文不抓”這話用來形容楊善洲在生活和工作上的艱苦樸素一點也不夸張。

      03

      發現問題立刻召開現在會。楊江勇 供圖

      在單位他吃的是伙食團,并堅持按規定上繳伙食費。有的干部提出為他“開小灶”,被他一次次地拒絕了。“善洲在擔任施甸縣委書記期間,一直在縣委機關的食堂吃飯,從來不搞特殊化,并且自己帶頭上交伙食費,從不拖欠,”楊嘉賓(建縣時任施甸縣委副書記)回憶說:“有一次老書記下鄉回來,工作人員給他多加了一個肉,他就對大伙說,老百姓連飯都吃不飽,我們在這里吃肉能心安理得嗎?”善洲書記外出工作,老百姓吃啥他就吃啥。曾與楊善洲搭檔的施甸縣長楊茂春說:“楊善洲老書記清廉的作風,艱苦奮斗的作風在我們黨員干部心靈深處的影響是最大的、深遠的。”

      60年代,正值“三年自然災害” 時期,糧食大幅度減產,農村嚴重缺糧,生產隊為了節省糧食,將米飯煮成了稀飯,再煮一鍋洋芋、南瓜和野菜給大家吃。一次,時任保山地區副書記的楊善洲走路到擺榔鄉間山村查看農業生產情況,戴紹凱(時任姚關區尖山大隊支部書記)吩咐食堂給他開小灶,煮了白米飯,還殺了只雞來招待他。楊善洲趕緊攔了下來,“現在全縣老百姓都在憋著一口氣戰勝困難,你給我搞好吃的,我怎么能咽得下去呢?大家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決不能搞特殊化。”開飯了,他和大家蹲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吃著洋芋和南瓜,邊吃邊關切的詢問當地群眾包谷長勢如何,家里還有什么困難。吃完飯,他按規矩將糧票與錢交給大隊會計,他始終堅持著自己的原則“我不能搞特殊!”

      身為大亮山7.2萬畝林場的指揮長,在一般人看來,楊善洲一定是個富得流油的大老板、老財主。原大亮山林場場長自學洪卻還原了一個真實的楊善洲,“他無論下鄉還是出差,都是自己掏腰包,從來不拿林場的半分、五厘,也從來不會占公家的半點便宜。

      在林場22年來,楊善洲從沒開過一張發票,沒報過一張單子,也沒有報過一分出差費。林場的工作人員和他一起出差時伙食很簡單,基本上就是三菜一湯。吃飯都是大家湊起錢吃,伙食錢平攤。

      楊善洲清正廉潔、艱苦樸素的作風就是從這些小事和細節上表現出來的,在他曾堅守22年的大亮山林場宿舍里,擺放著的都是極為簡單的用品:一張單人床,床腳下一雙解放鞋、一雙翻皮鞋、一雙拖鞋。一張學生用的書桌、一個火盆,一張自制的辦公桌,墻壁上兩張用舊的洗臉毛巾……

      “當著大官,拿著高工資,自己卻什么都沒有。”楊善洲家的房子一度成為人們茶余飯后的話題,這個保山最大的官,居然沒讓家里人住上一間像樣的房子。1976年施甸地震,北京來的醫療隊到楊善洲老書記家,看到他全家人住在簡陋的房子里,穿著補丁衣吃著農村糧后,感慨地說:“沒聽說過還有這樣的地委書記,全國都沒聽說過。”

      退休后的楊善洲覺得有些對不住家人,于是他宣布要蓋房,二女兒楊會蘭夫婦給他湊了2500元做支砌石腳的啟動資金。房子蓋好了可楊善洲卻發現自己早已債臺高筑,退休工資根本無法償還欠款,于是他又把房賣了。當二女兒一家拿到父親連本帶利退還的3千元錢時,感動無奈又哭笑不得。

      04

      楊善洲的特別捐獻證書。楊江勇 供圖

      做了一輩子的官的楊善洲常常連一萬塊錢也拿不出,但,當哪里困難或是發生災情需要援助時,卻總能看到他伸出援手捐款賑災。

      家里是困難的,而為國家為農民,楊善洲總是毫不吝嗇。在施甸基層工作過的鄉鎮干部都反映說,老書記這個人用錢手很“散”,樂善好施,到了哪個村聽說有人生活困難,就安排大隊(現在的村委會)干部先拿出他自己的工資去買點糧食或被子,幫助困難戶渡過難關;哪個生產隊沒有買種子的錢,就立即拿出錢叫通訊員去買種子……

      每每亮相到他自己家里的困難狀況,再看看他這套雖然褪色但是很整潔的藍布中山裝,人們總會感慨“像他這樣樸實的地委書記不多了。”

      楊江勇(作者系楊善洲三女婿)

      責任編輯:錢秀英 編輯:段紹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妞干网